因為咨詢行業的特點,過去幾十年間我參與過中國許多城市的變革,其中感觸最深的當屬成都。

成都,一座“吃飽了撐的”城市

因為咨詢行業的特點,過去幾十年間我參與過中國許多城市的變革,其中感觸最深的當屬成都。諺語云“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物產阜盛、人文風流的蘇杭可以說是文化領域的人間天堂,但成都才是中國千年農耕文明最典型的代表城市。真正的“典型中國”不在江南,而在成都。

張弓搭箭話成都

2015年7月30日,在成都沙灣路十字路口,一位男子穿著大褲衩,坐在馬路邊的沙灘上,拿著一杯飲料,擺出一副在馬爾代夫享受陽光的表情;其異于常理的行為,很快引發大眾熱轉,“只要心中有沙,哪里都是馬爾代夫”迅速走紅。這種故事發生在其他地方,往往引起一片嗤笑,但在成都,卻好像是合情合理,挺符合這所城市的氣質。

在亞馬遜發布的睡眠地圖中,成都是中國最晚入睡和最能熬夜的雙料冠軍。象征文化多元、思想開放的綽號“成姆斯特丹”在青年人群體中不脛而走,

成都成千上萬的“蓉漂”中,甚至不乏老外,他們有的被美食吸引,有的被美景吸引,有的被美人吸引,但不可否認,成都迅速在世界范圍內崛起,并且呈現出了別具一格、氣象萬千的城市生態。

然而在十六年前,成都困擾重重。

在中國上個十年里,高速城市化是時代的主流。在對外開放政策下,沿海、沿江、沿線的城市迎來了超級發展機遇。如上海、廣州、青島、武漢、重慶等。中國的經濟版圖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東部地區依靠通江達海之便迅速超越內陸的農耕經濟。對于成都而言,更被劃為中國經濟社會版圖的第三梯隊,讓“天府之國”的盛譽搖搖欲墜。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成都何去何從?是沉浸在小富即安的溫柔鄉?還是走傳統工業化道路?是否還有第三條道路可走?一切充滿未知數。

2003年,我受成都市的委托,為整個成都市的戰略發展做策劃。當時成都還僅僅只有500萬人口,一次聊天中,時任書記問我:“志綱先生,你認為成都將來有機會成為超大型城市嗎?”

我說完全沒有問題,成都有機會成為超大型城市。 孔老夫子在2000多年前就說過一句話,什么叫好地方?什么叫良邦?兩句話:“近者悅,遠者來。”如果按照亞里士多德的說法“人們為了追求美好的生活,而建成了城市。”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主題“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就是脫胎于此。成都人對美好生活的專研,這種近悅遠來的吸引力,可能說是全國遙遙領先。

第二, 在農耕文明時期,其實沒有城市這個說法,只有城鎮、都邑和集市,人們居住在城鎮中,周圍就是大片農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集市是定期舉行交易的地方,里面有小商販、小手工業者等等,都邑則是一片區域的政治、文化和經濟中心,就算是最大的都邑,和現在的城市概念也完全不同。

現代意義上的城市起源于工業化,工業需要各種生產要素的高度集聚,以控制成本和提高規模效益,所以現代化城市由此產生。

但是伴隨著技術的不斷革命,全球產業鏈的轉移,城市也出現了分化和分類,工業型城市、樞紐型城市、資本型城市等,而成都未來將自成一派。

第三,成都水源豐沛,這是支撐超大型城市的必要條件,當然也有例外,比如北京的水源就不足以支撐起超大型城市的用度,但是作為京畿首善之都,無數人在朝那里涌去,因此北京一邊對周邊地區產生巨大虹吸效應的同時,一邊又面臨著嚴重的人口紓解壓力,因此成都擁有著得天獨厚的成為超大型城市的資本。

經過一個月的研究,智綱智庫得出兩個判斷:

在區域經濟一體化、西部大開發的大時代下,成都有望率先崛起,成為中國中部的龍頭、抓手和發動機,與東部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三大經濟引擎相呼應。

中國逐步從“吃飽”進入“吃飽了撐的”時代,成都將是一座超級富礦。它必將迸發超級能量,推動成都彎道超車。

基于以上兩個判斷,我們為成都制定了“西部之心·典型中國”的總體發展戰略:

正如上圖,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這三個城市圈,是中國城市化進程中起步最早、發展最成熟、最具規模化的地區, 在相當長時期內,仍將擔負中國城市化領 頭羊的角色,三大引擎所連接的沿海地區,猶如一支長弓,而長江流域經濟帶則猶如一支利箭,張弓搭箭,確定了中國經濟發展和邁向全球化的大格局,弓如滿月,箭在弦上,唯獨缺的,就是弦上的那個支點。

在這個引弦蓄勢的格局上,幅員廣袤、發展 滯后的西部亟需中心城市作為發力點,所以這個支點,只可能出現在西部,這是歷史給予的一個巨大的天時! 誰能成為支點,誰就能成為“西部之心”,就能把握西部二十年來最大的發展機遇。

而三大西部城市中,西安得天時——六朝古都、能夠展現漢唐之風;重慶得地利——長江中上游特大型城市,也是通江達海;而成都得人和,一是領導眼光長遠,邀請外腦,搶占先機,更重要的是成都人那種與生俱來的休閑氣質。

西部之心是把成都放到了一個國家的戰略層面上,它能給成都的發展帶來巨大的張力,讓成都不再僅滿足于作為西南區域的經濟中心城市。

成都要勇于成為中國東西部經濟聯動的主力二傳手和主傳動軸,成為中國西部的支點。

而“典型中國”,其實就是把成都的特色與魅力發揮到極致,把生產、生活、生命、生態、生意全部融為一體,把成都打造成中國的休閑之都,如果用傳統的眼光看,這種休閑意味著懶散、小富即安,“少不入川,老不出蜀”也是這個意思。

但換一種角度看,這是一種人無我有的城市氣質,反成為成都厚積薄發、打造城市競爭力的“勝負手”。

如今回首再看,我們的視野還遠不夠開闊,雖然判斷成都有成為超大型城市的潛力,但成都的城市骨架擴張還是遠超我們當年最大膽的想象。

但令人欣慰的是,即使幾經風雨波折,成都市后來的歷任領導班子基本上是按照這一張藍圖來擘畫,成功的讓成都走出一條后工業化時代的新城市之路。

逍遙道源

多年前,我曾偶遇一位成都的官員,他名片上的頭銜居然是道教博士。 他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道教不是一種宗教,而是一種生活觀。這種生活觀總結起來就是三個詞,順應自然,敬畏規律,珍惜當下。”

坐落于成都旁的鶴鳴山,就是傳說中的道源,漢時張陵在這里創建天師道,在考察中國唯一的本土宗教道教誕生的過程中,有很多問題令我疑惑不已:為什么張道陵會不遠千里,從江蘇豐縣輾轉來到成都,并在這里創教?在當時北方經濟遠比南方發達的前提下,為什么并沒有在上層建筑領域取得這樣的成就?成都這塊神秘、神奇的土地到底賦予了它什么?很多問題都不得其解。

據專家研究,成都能成為道源有深刻和廣泛的社會原因,一方面是當時四川地區堪輿學的風氣盛行和黃老道術的流行,同時也和當時西南地區少數民族中的神仙方術和巫術的盛行有關。

但我認為,道家哲學觀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和成都這座城市有著天然的契合。成都人言行、生命觀和精氣神真正的體現了“道”的思想。

當年汶川大地震后,國外有媒體刊登了一張照片,讓我很震撼,一名男子把在地震中遇難的妻子綁在背上,用摩托車載回家。別人問他在干什么,“背婆娘”“背婆娘干什么?”“背回家去埋。”

這張名為“給妻子最后的尊嚴”的照片震撼了世界。但其實人類的悲歡從不相通,外人震撼也罷、悲傷也罷,他其實很坦然,不會嚎啕大哭,痛不欲生,也不需要別人的憐憫和同情。這就是天意。

汶川地震的可樂哥,被救后一句“叔叔,我要喝可樂,冰凍的”,逗樂了無數悲傷的中國人。這就很成都了,像莊子的“鼓盆而歌之”,成都人對生死看的很淡,辦白事守夜,麻將攤在靈前就支起來了,親朋好友打的不亦樂乎。

他們的樂天知命滲透到了骨子里,人一輩子匆匆忙忙走一遭,哪有什么人定勝天,只能珍惜當下,活好當下的每一天。

道家的哲學觀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和成都這座城市有著天然的契合。這么來看,就會知道為什么中國的道源在成都,而不在龍虎山、不在三清山,也不在函谷關。在成都人看來,只要安逸巴適,生活就不必太過復雜。天道無常,順應自然,自然也就不會一驚一乍,要做的就是好好享受生活。

因此盡管四川自古多才俊,但卻只產風流不產王侯,司馬相如、李白、蘇軾、張大千、巴金都是四川的大才,杜甫、陸游、白居易也是在四川寫下了窮愁一生中最快樂的詩篇,樂天知命、逍遙自在的四川真是他們的大安慰。

最近網上有個年輕人常用的詞,叫做“佛系青年”,我倒是覺得,如果他們好好研究一下道教的生活觀和成都人的生活實踐,說不定能發明個“道系青年”出來,更有中國神韻。

煙火成都

《史記》有云,“水旱從人,不知饑饉,時無荒年,天下謂之天府也。”成都自古就號稱“天府”,但卻不是生來就是天府。

成都雨水豐沛,氣候宜人,天時可謂是相當好。同時兩山夾一平原的成都,占據了四川盆地內自然條件最好的區域,堪稱精華中的精華,一馬平川,良田萬頃;另一方面,成都雖然緊鄰地質活動頻繁的橫斷山脈,地質構造卻很穩固,平原上有數百米厚的土層,因此很少發生破壞性的大地震,地勢之好也是沒說的。

但是時常泛濫的岷江,卻給這片土地帶來無盡的災害,岷江是從高山峻嶺中突然注入成都平原,落差極大,給成都平原帶來的不是澇災就是旱災。

秦昭王年間,蜀郡太守李冰組織蜀人移山鑿河,將時常泛濫的岷江一分為二,二分為四,不斷分支,將源源不絕、洶洶天河之水分散流淌于廣袤的平原地區,才讓成都平原變成千里沃野,自此以后更成為了中國的主要糧食供給地,巴蜀真正變成地大物博、經濟富饒的戰略大后方。

如果說“成都味”有一大半是都江堰澆灌出來的,并不過分。有一種說法,當時修建都江堰是秦國攻滅六國的戰略決策,即先得蜀國,后從岷江上游出發,沿長江而下攻楚國,楚亡則天下并。千年流轉,王圖霸業轉頭空,沒想到順帶把“天府之國”的美譽刻進了成都平原。

原本屬于關中平原的天府美譽,很快被成都平原取而代之。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加上都江堰飲水疏沙,澆灌千年,“九天開出一成都,千門萬戶入畫圖。”發源于黃河流域的中國農耕文明,在成都達到了極致。

人間煙火味,最撫凡人心,吃喝玩樂、詩詞歌賦、酒色財氣、柴米油鹽,在這座“吃飽了撐的”的城市中,應有盡有:

要講吃。“舉箸思吾蜀,”宋代詩人陸游如此感嘆道。在成都,哪怕是又小又破的館子,都可以看到有人在排隊。“蒼蠅館子”是成都的一大景觀,小則小矣,味道卻不能將就。毛肚、鴨腸,火鍋一涮, 巴適的很。“食在中國,味在四川。”這句話成了美食家們的口頭禪。相反我曾在成都吃過一家所謂的私房菜,用米其林餐廳的做法來處理川菜,燕翅鮑肚、晶瑩剔透、價格昂貴、菜品精致,但我吃著卻感覺索然無味,失去了川菜真正的靈魂。

講到喝,成都人喝酒也喝茶,川酒能祛寒,川茶能養心,人民公園的鶴鳴茶館,開了97年,可以同時容納3000人,很多成都人在這里喝掉了大半生的時光。

講到穿,成都號稱錦城,蜀錦往往引領一時潮流,宋代文人山謙之這樣說,“江東歷代尚未有錦,而成都錦獨稱妙”,當東南沿海地區還不知道絲綢是什么玩意的時候,成都已經把絲綢玩出花樣來了。

講到住,成都雖然地處內陸,但是屬于海洋性氣候,全年溫差和每日最大溫差都不大,住起來也很舒服;

講到行,成都人的愛玩好耍,在歷史上是有名的。史書上就有成都人”勤稼穡,尚奢侈,崇文學,好娛樂“,或”好音樂,少愁苦,尚奢靡,喜虛稱“的記載。況且成都可玩之處又非常多:武侯祠、青羊宮、望江樓、錦里、杜甫草堂、寬窄巷子等等,簡直玩不過來。陸游曾寫過:“當年走馬錦城西,曾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斷,青羊宮至浣花溪。”說的就是成都人。

如果再愿意走遠點,青城天下秀,峨眉天下幽,再加上北邊的甘孜、阿壩、四姑娘山,雪山神秀、風光奇偉。記得多年前《中國國家地理》做過一期專輯名為:上帝為什么造四川?這里的自然之美,人文之美,的確讓人流連忘返。

衣食住行講完了,還有民風民俗,關于成都人的性格,我舉個最典型的例子大家就知道了:

在民國時期,四川省內軍閥林立,以劉湘、劉文輝為首的軍閥頭子打的天昏地暗,但各路軍閥的親屬家眷大多都安置在成都,往往敵對雙方在外面你死我活地攻城掠地時,雙方的太太卻是閨蜜、麻友,在家里一起打麻將談笑風生,彼此無半點敵意。打完仗的軍閥們回城之后,也是享受享受,打打麻將、吃吃火鍋,有時候同一張桌子上就有對壘的雙方,輸家往往不服氣,“龜兒子你給老子等著,明天戰場上見。”贏了的人得意洋洋,第二天部隊拉出去再打,打完回來麻將再搓,火鍋再吃,這就是典型的成都人性格。

泡菜壇子,請君入甕

其實成都本來沒有成都人,去了成都,就變成了成都人。

成都雖然號稱天府,但實則人禍不斷,三國時軍閥就在搶這塊寶地,到了唐宋時期,成都的經濟達到鼎盛,號稱揚一益二,然而好景不長,明清年間,經歷過大規模戰亂的四川省只剩下9萬人左右,幾乎是毀滅性的打擊,因此才有了“湖廣填四川”的大規模遷徙運動。民國時期,川軍內部各軍閥內斗之嚴重,更是全國罕見。

幾經災禍洗禮,如今早沒了純粹的四川人,現在的四川人幾乎都是外來移民。然而“自然比人強”的演化規律卻一直潛移默化著。無論東南西北,各色人等,來了成都都會被改造為成都人。穿插歷史長河中的“四次大移民”,為成都帶來了豐富多彩的“佐料”,讓成都的生活更加飽滿、成都人更加包容。

農耕文明的終極理想就是《桃花源記》,“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土地平曠,屋舍儼然。黃發垂髫,并怡然自樂。”

但是現實往往與理想有著巨大的落差,長江流域屬于稻作文化區,黃河流域是旱作文化區,發源于黃河流域的先人們要應付的自然環境的挑戰比長江流域嚴重得多,夏季酷熱、冬季嚴寒,十年九旱是常態,還可能有黃河泛濫、改道等災難,幾千年中華文明史,可以說就是一部灌溉、治水史。黃河岸上居住的人們,遠沒有長江流域那樣享有安逸而易于為生的環境,而成都更是長江流域上自然條件集大成的區域。桃花源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千年以降,大家都在向往成都,歌頌成都,成都最終成為了中華農耕文明的一絕。

因此我說,成都像是一個超級泡菜壇子,來自天南海北,長城內外的蘿卜白菜跳進壇子又撈走,但味道沉淀了下來。而且成都壇子里的湯汁,不是成都人釀造的,而是全體中國人一起釀造的,是整個中華民族上至精英人士,下到升斗小民共同的理想。

請君入甕,泡過就是成都人。

成都人管假貨、A貨叫做“洗澡泡菜”,就說你看起來是泡菜,其實只是在壇子里洗了個澡就出來了。真正的成都人,是長時間在這個泡菜壇子里泡出來的,才有從容淡定、樂天知命、隨遇而安、追求享受的成都味兒。

當然悠閑不代表川人沒有血性。抗日戰爭期間,四川雖然沒有被直接占領,但是川軍戰損率居于全國之首。

內戰期間的川軍可謂是惡名昭彰,抽大煙、拉壯丁、魚肉鄉里,壞事干了一籮筐,抗戰前線如火如荼之時,幾十萬川軍龜縮在川西平原上吃喝玩樂,急得全國人民跳腳大罵。川軍回答說:急啥子,等老子吃飽喝好再說!

遠在北京的成都籍詩人何其芳看不下去,半夜起來寫詩《成都,今夜讓我把你搖醒》。

誰知不久之后,川軍慷慨出川,浴血奮戰,為國捐軀。譜出抗戰中一曲壯烈的史詩,就這支裝備不足,缺乏彈藥、給養,冬天打仗時穿的還是草鞋的部隊。在抗戰中進行了無數次最艱苦、最慘烈的犧牲。

當年大約每15個四川人中就有1人上了抗日的前線;全國抗日軍人中,每5個中就有1個是四川人。川軍參戰人數之多、犧牲之慘烈,居全國之首。所謂兵死戰,將死國,一支地方軍閥武裝,硬生生用自己大無畏的犧牲換來了“川軍能戰”、“無川不成軍”的名聲。

《中央日報》、《新華日報》在同一天以同一標題發表社論《向川軍致敬》。國共兩黨的中央機關報異口同聲,這也是中國新聞史上一段讓人感慨難忘的佳話。川人之鐵血也名留青史。

寬窄巷子

回想起計劃經濟的年代,成都受到了很多爭議,很多人認為它偏安一隅、小富即安的思潮嚴重,有很多關于成都人不思進取、貪圖享樂的批評。日常滿足于“吃點麻辣燙,看點歪錄相,搓點小麻將”的成都人,仿佛成了不思進取的典范。

公允地說,好玩愛耍是真的,但貪圖玩樂一說有待商榷,每個城市的年輕人其實都一樣,充滿了斗志和活力,成都的安逸也不是放縱,更多的是生活和工作之間的平衡。休閑也是生產的根本目的之一。

如今消費大時代的來臨,消費就是生產力,成都的經濟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

我們當年為成都做策劃的關鍵,就在于調動了它內在的力量,把成都這種蘊蓄千年的生活觀推出來,它自然就會迸發出巨大的活力,這就是經典的四兩撥千斤的手法。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寬窄巷子,所謂“寬窄容君子,庭高見古人”。在2003年策劃的時候,我就說過,寬窄巷子用不著政府去操心,只要提供一個平臺就夠了。

我們當時設計了一套商業模式,后來在中國傳的很廣,第一這個地方堅決不能拿來做房地產,不能搞招拍掛。第二要交給一家運營商來管理。什么是運營商呢?打個形象的比方,運營商就像是機關食堂,第一不賺錢,第二不虧錢,第三要人人都叫好。這即是機關食堂的特點,也是運營商的特點。只要達到這個標準,不成功都不可能。

只要寬窄巷子這片土地的價值做起來,周圍一大片區域都跟著水漲船高,這才是最好的玩法。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中國技術如何追趕美國?
中國技術如何追趕美國?
2019-10-11
1222次瀏覽
在未來的工業智能化領域,中國最大的優勢是龐大的數據市場。大數據又如人工智能的“能源”,大數據刺激人工智能算法革新。中國市場可以提供龐大的無人駕駛數據,只有積累大量的測試數據,無人駕駛才可能走入商用領域。
一套也許是最有用的思維模型
一套也許是最有用的思維模型
2019-09-28
1662次瀏覽
一套也許是最有用的思維模型
國潮+服飾:“穿”出來的新商機
國潮+服飾:“穿”出來的新商機
2019-10-11
331次瀏覽
漢服以銷定產,銷售方式特別,采用預售,不同于傳統服飾的分銷模式。預售有2種形式:一種是每次發售前先用樣衣做預售,積攢一定量訂單后生產發貨;另一種,實行定金尾款制,如果定金數量沒有達到預期標準,便會流團,這種一般出現在較小的工作室。
支付宝爱彩网